yukio

APH脱坑中.文力喂狗
James LOVEEEEEE!!!
fuji推!!!

最幸福的事就是打开撸否就有新粮吃。
啊我已经是个死人了。

找不到同好心情微妙又难过。
真的没有推fuji右的吗
没有。
[..呜哇啊。

最想传达给你的感情也没法说出口。
这样的我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这种简单的普通的悲伤好想看啊..。


注意:
*cp:フジヒラ
*与真人无关.非实况主设定
*高中生フジ和妖精ヒラ的故事
*没有文笔这种东西
*ooc
即便这样还能看下去的请往下。
  
  又到了冬天。
  虽然フジ身处北海道.但果然还是不喜欢这样寒冷的季节。虽然话是这么说了没错.
  "呼"吐出的气迅速变成了白色的轻薄水雾消散出去。
  "但是还是忍不住出来看看雪地啊..!!!...呜哇这里积雪好深!?"
  刚积起来的雪地还松软的很.看不清深浅一脚踏空也是很常见的事.フジ拍打着身上的雪花.些许从缝隙间消融进去的冰水冷的他打了个寒颤。
  "果然还是别出来比较好啊."哈着气温暖着有些被冻僵的手.正准备回去的他被"那个"吸引了注意。
  远远看着是一个堆成人形的雪人.不过总显得有些奇怪——
  就像是有人在里面一样。
  虽然很在意不过フジ还是选择先回家.毕竟真的太冷了.直到
  "阿嚏——!!"
  从"雪人"里面传来了声音.看起来身形不带是个年轻的少年.大概也就高中生左右的年纪.被那人拍落的雪花在雪地上形成一个一个的小堆.フジ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情形。
  这家伙是什么啊不冷吗!?不对他刚刚打了喷嚏应该是冷的意思可是...
  可是哪有人会在冬天而且还是大雪穿浴衣出来.还用雪把自己裹住啊!?
    如果可以的的话フジ现在就想回家睡一觉把这一切都当做梦.
    果然还是回家比较好。
  这么想着也是这么做的.却又忍不住因为身后有什么东西摔下的声音而转身。
  "这次又是什么啊!!!...喂真的假的?!"身后的少年不见了.不如说是
  摔倒在了雪地里。

                                                               t.b.c..?
 
  
  

乐园

*只有开头注意
*很短.非常短
*应该近期不会填.有人看的话说不定会补上
*ooc
以上都能接受的请继续

“咔嚓”嘴里含着的水果硬糖被狠狠的用力咬碎,甜腻的味道弥漫在口腔。有些锋利的小颗粒有些扎痛柔软的口腔内壁,低声咒骂了一句这该死的充满了浓郁的香精味的廉价糖果。罗维诺看着远处那两个个手里拿着显眼的氢气球、眼睛盯着他小声咬着耳朵的恋人只感觉心情差到了极点,他抬起左手手腕看了眼手表,黑色的指针指向了细小的数字。
一点整。
很好.那个放了他一个小时鸽子的白痴弟弟依然没有来.所以到底为什么他会答应他那幼稚到极点的来游乐园的请求?自然他并不会承认他永远拒绝不了费里西安诺,虽然他将这一切都归功他们那过于相似的面容。
攥在手心的门票由于一直曲折着有些微皱,看了眼身后被红色油漆涂的耀眼的入口.右肩上突然传来毛绒触感让罗维诺差点把心里一直想骂的脏话吐出口。

不打tag纯属瞎扯扯。
熬夜伤身体是真的太伤.虽然最近天气不好对我身体影响也挺大。熬了几天现在坐下站起都是晕的不行
难受.真难受。

想开坑。
失语症好可爱啊呜。

想要为了大家成为更出色的人。
新的一天你好。

要交手机之前给自己吼一吼吧。

老是暖别人也得记得暖暖自己

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拜。


无题

又是这个梦。

身旁路人刺耳的尖叫,高处传来的重物破空的声音以及将自己紧紧拥抱的那个人。知道接下来所会发生的一切,费里西安诺闭上了双眼,脸上像是被溅上了温热的血液甚至还有些隐隐作痛。

梦醒了。

床头边的荧光电子钟上的数字4:00正有些刺眼的跳动着,费里西安诺叹了口气将身体依靠在床侧。这是第几次梦见那个场景了?从一开始惊恐到无法入睡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人的适应力真是奇妙的东西。梦中的那人熟悉到了可怕的地步,可是就像被涂掉了脸庞的画作一般无法认出。

“我又哭了吗……真是没用啊我…明明都习惯了。”脸颊上一阵凉意惹人心烦却不想去搭理,费里西安诺看着正在逐渐明亮的天空出着神。

周日早晨的公园比起工作日人数自然是多了,将背在身上的画板轻轻放在公园的长椅上,费里西安诺深吸了一口带着青草香味的空气。他每周都会来这里写生,倒也结识不少人,虽然长相英俊是更主要的原因,不过能和可爱的女孩子们闲聊也没有人会不愿意吧。把内心的种种想法抛在一边,费里西安诺朝着走过的女孩子们露出了微笑。

"美丽的小姐们需不需要一张画像呢?啊…没带钱包?没问题没问题,一张画能让我见到这么美丽的女孩子还是我赚了呢。",费里西安诺乐于用画笔把女孩子的美丽记录在画布上。与各位或是旁观或是害羞的请求为她画张画像的女孩子们一一道别,一天的或许可以称之为工作的消遣也就结束了。落日带着最后一丝温暖的余晖,被光笼罩的街道透露出易碎的美丽。费里西安诺不自觉的放轻呼吸,闭上双眼感受着微风擦过脸侧,生怕打扰了周围的任何事物而破坏这幅场景。

然而平静没有持续。

不远处突然传来刺耳的女声尖叫让费里西安诺立刻睁开双眼,紧张的人群从他的左右碰撞、推挤,最后离开,与之对称的是不远处歪歪斜斜的驶来的小型货车。

“是.是梦吧?”带着些颤音的小声出问,当然,不会得到回答。费里西安诺的神经紧绷着,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尖叫着快跑。可是右腿上突然传来的一阵抽痛几乎让他绝望,在这种时候居然抽筋了,难道自己只能死了吗。

“不过还真是不科学啊……在快被撞上的时候腿抽筋了什么的…不是只有梦里才能看见吗。”低声的呢喃了几句,费里西安诺也像是认命了一般不再挣扎。

真是讨厌啊……明明……明明还不想…。

"唔!"被人突然地用力撞开,费里西安诺甚至听见了自己的身体传出一声小小的闷响,不过他没有哭泣着指责对方。

"我…我这是……得救了吗?"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发现自己的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再疼痛。带着些感激的泪水看向自己的救命恩人,却在目及对方长相的一刻瞳孔剧烈收缩。

一样的棕发,一样的肤色。

不,不要。

制止对方动作的话语像是梗在了喉口吐不出声音。

不,我不想再看见。

求你了。

罗维诺看着哭的简直可以让他笑出声来的费里西安诺闭上了双眼。

"Tiamo,Feliciano"

*

看不懂剧情是正常的!因为还有罗维视角然而我并没有憋出来【。】

总之感谢观看